第76章 犹大

1月 17, 2024


【主题思想】

本章围绕着“犹大”这个主题,主要讲述了那些曾经身为同道弟兄的人,后来是怎么样发展成为同道弟兄最狠毒之敌人的,造成这个结果的根本内因和具体表现形式有哪些?我们知道,在末时代兽印的患难来临的时候,必然会发生逼迫和患难,甚至会面临殉道的可能性。那么,导致圣徒处在这种危机中的因素之一是什么呢?就是同道弟兄的陷害。甚至在一切仇敌中,同道弟兄会成为最狠毒的敌人。

而基督走向十字架的这最后的阶段,就是他被捉拿、被审判、被讥诮、被侮辱、被定罪的经历,以至于最终被钉在十字架上,这对于基督和门徒来说,是临到了一次大的患难。那么,在这一场大患难中,起到了一个关键作用的就是犹大对基督的出卖,而犹大是谁呢?正是基督的门徒,就是同道弟兄——就是接受同一个真理的人,就是在一起生活过的人,就是曾经在一起同行共话的人,在一起同工做过主的工作的人,甚至是在一起有过同甘苦共患难的经历的人,就是这样的人最终却成为了出卖同道弟兄的人。而这就是最卑鄙无耻的人,就是最狡诈的人,这样的人撒但可以更好的使用他作为煽动叛乱、促成患难的工具。

本章就是在说明这样的主题,就是一个本来可以因真理而成圣的人,就是一个本来可以借着基督的恩典而使自己的才干得到圣化的人,就是一个在主的工作上可以大有作为的人,就是一个本来可以培养成一个具有高尚品格的人,就是一个本来可以将来荣入天国的人,但是却走在了反叛上帝的道路上,造成了相反的经验和结果,这是多么的可悲!

在本章开头的内容中就显明了这样的主题:“犹大一生的历史展示一个本来可蒙上帝褒扬的人生的悲惨结局。……而今,他的品格暴露在世人面前,自有用意,是要给人一个鉴戒,以警告一切像他那样背弃神圣委托的人。

我们学习过去的圣经故事和历史,就是为要看明我们末时代事情的真相和意义,所以这些灵感的话语——预言之灵的写作和教导,以及所穿插的每一篇内容,都不是无缘无故、可有可无的,都对我们末时代需要有的认识和属灵经历是有关系的。本章就是这样的重要,在基督受审的两个阶段中间,有必要通过犹大的历史,揭露他的真面目,来说明造成基督走在这条艰难道路上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同道的背叛和陷害。这是值得我们深刻认识的问题,我们只有这样深层次的剖析这个问题,我们才能真正在我们自身的经验中引以为戒,以免重蹈犹大失败的覆辙。所以,本章既有揭露,又有警戒的作用。

在《善恶之争》第38章中有这样的话语:“在这次暴风雨临近的时候,必有许多素来承认相信第三位天使信息而未曾藉着顺从真理而成圣的人要放弃他们的立场,去加入反对真理的队伍。这等人因久与世界联合,已感染到它的精神,以至对于一切问题的看法几乎和世人完全相同,及至试炼临到,他们就要随波逐流拣选那容易走的道路。一些多才多艺,能言善辩的人,一度曾因真理而欢喜,这时却要用他们的才能去欺骗并诱惑人。他们要成为从前同道弟兄的最狠毒的敌人。当遵守安息日的人被带到公庭上为他们的信仰辩护时,这些背道者要成为撒但最得力的爪牙工具,诬蔑他们,控告他们,并利用明枪暗箭激动官长去反对他们。”诚然,这段话所表明的意义成了本章的核心主题,所以本章的学习就是在这样的立场和背景之下才能更好地理解和说明。

非常有意义的是,“犹大”这个名字的含义是“赞美”的意思,这就是说,一个本来可成为一个值得赞美的人生和结局的人——因为他在真理的亮光和行列中,因为他有充分的机会和特权,只要他愿意,他会非常容易的因真理而成圣,而造就一个值得赞美的人生和结局——却因自己的疏忽和经验上不愿意降卑的经验,而成为一个人生和结局都非常悲惨的人,最终却遗臭万年。

我们仔细想想,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本来具备一个成为值得赞美之人的资本:因为我们本身是照着上帝的形像造的,我们从出生开始就是一个在恩典中出生的人,我们出生的时候就继承了许多有价值的才干和机能,我们从出生就面对着基督救赎我们的恩典,我们后来又明白了末时代的真理,我们具备这么多宝贵的真理亮光,我们有幸站在真理的行列中献身给主,成为接受属灵训练的人,这难道不是可值得赞美的事情吗?在我们人性的经验中,只有一个问题是我们需要解决的,如果我们靠着基督的恩典解决了这个问题,那么我们就可以获得可值得赞美的经历和结局。但假如我们没有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就成为一个灭亡悲惨的人,即便我们曾经拥有再多值得赞美的才干和恩赐,这些都将成为阻碍我们走向上帝和天国的障碍。

就像犹大一样,犹大也是具备很多超过一般的恩赐和才干,这是值得赞美的事,但是却因为他的选择而造成了悲惨的结局。所以说,我们每个人里面可能都具备一个“犹大”,就是具备犹大那些可值得赞美的特质和属性,我们也都像犹大一样本来是在属灵的事上是大有前途的,这些“犹大”的美好因素在我们里面既有可能是我们走向上帝的一个基石,又可能是我们反叛上帝的因素。

因为我们每一个人从出生开始就站在了一个人生的岔路口上,我们天天面对着一个个节点,或者是我们人生经验中的选择点,这就意味着我们每天每时每刻都在面临着选择的必需,没有选择就没有争战,就是善与恶的争战,就是两种灵或者两种势力的争战,争战就是选择。我们是走在怎样的人生道路上呢?是可值得赞美的方向上呢?还是相反的方向上呢?我们时刻在作出选择。我们所具备的“犹大”的可赞美的属性可以选择为上帝所用,也可以选择为撒但所用,这两种选择的结果是截然不同的。所以,“犹大”这个名字的含义成为了我们人生选择和争战路上的一个个节点,要不成为走向天国的基石,要不成为走向灭亡的试探点。

这也就是“犹大”这个主题的含义。就是一个本来可成为一个值得赞美的、值得褒扬的、可荣耀上帝的人生,却收获了悲惨的结局。这是两个不同的选择所导致的两种不同的经验和结局。所以,我们每一天活着都是一种可能,不是向上的可能,就是向下的可能,这是天与地的差别。所以,这不是犹大的故事,这是我们每一个人的故事,圣经中有两种“犹大”,我们有可能会成为赞美主的犹大,也有可能会成为卖主的犹大。

那么,导致犹大走向卖主的地步、收获了悲惨人生结局的根本点在哪里呢?就是他人性的软弱,这个软弱点就是自私性,这是人人共有的本性特性,只不过每个人自私的具体方面不一样。有的表现在贪财的问题上,有的表现在贪色的问题上,有的也表现在贪爱权力的问题上,有的也是贪爱虚荣,这些具体方面都是不一样的,但是却都是源自于一个根本的点,就是人性的自私性。

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个人性的根本点也不是最大的问题,因为毕竟我们每一个人都会面对这样的一个根本点,我们都站在同样的起跑点上。那么,导致我们失败的根本原因是什么呢?就是我们不愿意克服这个人性的根本软弱点,我们如果不克服这个自私性,我们就可能被这个自私性打倒,这个自私性也就是我们人性的自我,所以克服自我这是根本。

在本章中有这样的话语:“犹大生性是贪财的,但他并非一开始就坏到这个地步。只因他放纵贪婪的恶欲,直到这恶欲支配了他整个人生的动机。”如果我们不克服自我和自私,我们人性的自私特性就会越来越被喂养,就会越来越膨胀,最终我们就会被这个自私的恶性所支配、所奴役。这就是犹大走向悲惨结局的根本原因。

那么,犹大是怎么沿着这个自私的本性,一步步走向卖主的地步的呢?他是如何发展到完全刚硬的地步的呢?他走向堕落的曲线图是什么呢?

第一步,天生人性具有贪财的自私性;

第二步,不愿意放弃人性自私的特性,总是放纵自己的私欲;

第三步,私欲逐渐膨胀,内心充满了自我,想靠自我的方法得救;

第四步,因基督不认可他的得救计划,就产生对基督的不信和怀疑;

第五步,内心对基督的抵触悄悄产生;

第六步,在众人中私下暗暗地做工,以便联合反对基督;

第七步,导火索出现,公开表明立场的转机来到,刚硬的内心致使他决心要干出卖基督的事。

在《先祖与先知》第35章中有这样的话语:“世人因了放纵罪恶,使撒但得以进入他们的心,以致使他们一步一步地陷在罪中。人若拒绝真光,就必令理智昏昧,心地刚硬,这样,他们下一步犯罪便更容易,而拒绝更清楚的亮光,直到犯罪的习惯在他们身上成了无法挣脱的镣拷。罪在他们眼中,也不再是那么可憎的了。那些忠心传讲上帝真道的人,因为谴责他们的罪恶,就时常惹起他们的仇恨。他们不愿意忍受改正罪行时所必经的痛苦和牺牲,所以他们转而攻击耶和华的仆人,并痛斥他的责备为不必要,而且过于严厉。

这以上的七个步骤正是犹大一步步走向堕落的曲线图,也是他为什么成为出卖基督、成为同道弟兄最狠毒的敌人的发展路线图。从犹大堕落的曲线图,我们可以总结出所有生灵堕落的一般的曲线图,这个步骤都是一样的,只是这个具体的事件和情况不一样,但是性质是一样的。

比如说,路锡甫走向堕落的曲线,也具有同样的性质:第一,他是被造物,所以他有自我放纵的欲念这样的特性;第二,他虽然行在上帝的荣光中,但是他不愿意限制自己自我放纵的欲念;第三,于是就私欲膨胀,他眼里满是自己的全然美丽,自我感觉良好,自视甚高,有了自己的一种规划,想要在天上建立一种新的秩序;第四,他开始对基督产生嫉妒的心;第五,他就在内心中开始暗暗地抵触上帝和他的旨意;第六,他在众天使中暗暗地做工,散布对上帝不信的谣言,联合众天使来反抗上帝的政权;第七,当转机出现的时候,他就公然的反抗上帝了,于是在天上就有了争战。

我们看到这就是同样堕落的曲线,无论是天使还是人类,在堕落的道路上,都会经历这些路线。再比如说可拉、大坍、亚比兰,他们是如何反抗摩西及他的政权的呢?也是同样的步骤使他们走向了公然的反抗。

在《先祖与先知》第35章中有这样的话语:“那作可拉败亡基本原因的罪,今日岂不是依然存在吗?骄傲和野心到处在流行着;一旦在人心中滋长,就会打开互相嫉妒和争权夺位之门,使人远离上帝,而不知不觉地被诱入撒但的阵营。许多人,连自称跟从基督的人在内,也象可拉和他的同党一样,终日在热切地为高抬自己而打算,计划,工作,并为要取得百姓的同情和支持起见,竟不惜颠倒是非,诬蔑并诽谤耶和华的仆人,甚至于把自己卑鄙自私的动机加在他们身上。由于再三地抹煞事实,颠倒是非,他们终于确信虚谎为真理。在他们想要破坏上帝所委派之人在民间的威信时,他们竟确信自己是在从事善工,事奉上帝呢。”我们看到可拉他们走向堕落反叛的同样路线图,在《先祖与先知》35章全篇我们会看到更全面具体的内容。我们可以用《先祖与先知》35章里面的一段话,来总结以上的内容:

由于可拉的背叛,我们就可以看出撒但在天上背叛的这相同的精神,不过这次的范围较小而已。那使路锡甫埋怨上帝政权并想推翻天上既定秩序的,乃是骄傲和野心。自从他堕落以来,他的目的就是要在人心中灌输这同样嫉妒和不满的精神,并同样有贪图地位和尊荣的野心。他就是这样在可拉,大坍和亚比兰的心中作工,引起他们自高的欲望,激起嫉妒,猜疑和叛逆的心理。”所以,无论是可拉他们,还是犹大,实际上所有时代、所有人的堕落和反叛都是路锡甫在天上反叛的重演,而这样的精神也是撒但在每一个时代灌输给人的。

嫉妒生了仇恨,仇恨生了叛乱。”这是这个走向堕落与反叛的过程中,最核心、最重要的环节和内因,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心变化的规律。为什么犹大会对基督产生怀疑和不信呢?就是因为他内心对基督的嫉妒,就像夏娃为什么会对上帝产生怀疑和不信呢?因为撒但的话使她产生了对上帝的嫉妒。所以嫉妒不信是相连的内容。

接下来,我们结合本章内容,来具体看看在犹大的一生中,有哪些具体表现可以说明他堕落曲线的性质。就是说,他的哪些具体行为就是在说明堕落的某一步骤,我们只有这样细细的来作归纳,我们才能在实际的经历中看清楚我们行动的性质是什么,我们那样做是不是一种堕落的性质和步骤呢?我们应该从中得到警戒。

第一,犹大不愿意放弃自己贪婪的自私心,具体表现在哪些方面呢?

犹大刚开始跟随基督和真理的时候,他是感受到自己有改变品格和生活的需要的,他也希望与基督联合发生这种改变。但是他最大的问题是不愿意屈服于基督和真理,于是他总是放纵属世的野心和贪婪地精神。在哪些方面可以反映出来呢?

比如,犹大总是喜欢保留自己的判断和见解;他也养成一种好批评和刁难的习性;他也总是看自己过于所当看的,他总以自己的资格自负,并认为弟兄们在判断力和能力方面远不如他;他认为教会和上帝的圣工不能没有他,他认为自己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他看自己的精明强干是没人能比得上的;他认为自己是教会的财富,并时常如此向人逞能。

这些都是犹大不愿意放弃自己的私欲、没有完全献身给主的具体表现,如果我们也经常有这样的思想,那就说明我们也正在放纵自己的私欲,这是非常危险的。

第二,犹大放纵私欲而导致私欲膨胀,内心看不到自己的缺点,充满了自我,并且想要靠自己的计划、思路和方法自救的具体表现有哪些呢?

比如说,犹大虽然是保管上帝家里的钱财的,但是他却不留意、也没有看出自己里面贪财的欲望和野心,也就没有纠正这野心;他虽然做着周济穷人、为人服务的工作,但是他从来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自私;他虽然总是看到基督无私的榜样,也听到基督有关无私的教导,但是他就是无动于衷,因为他的心眼已经开始变得麻木了,他的私欲已经膨胀到一定的程度,遮掩了他的内心。

再比如,他在基督的工作和计划上,总是有自己的计划和想法,他认为基督所做的一些事太懦弱了,需要采取一种主动出击的行动,进行更积极的战斗、或者是直面仇敌的挑衅,不能沉默不言。他曾画出一条路线希望基督去走。他煽动众人、强迫基督作王,他认为基督应该显出自己的神能来,以便于可以成为新国度的王,实际上这是犹大的计划和方法,他的目的是为了自己是可以在基督的国度中谋求一个高位。他想靠自己的计划和方法来成就上帝的国度,这是永远也无法实现的。他不采用基督的方法,就注定要失败。于是,他对基督就开始产生不信和怀疑。

第三,犹大的哪些具体作为能够表明他对基督产生了不信和怀疑的心呢?

当他想要使基督在世上登基作王的计划彻底破碎之后,他就决定同基督只保持不即不离的关系,以便随时退出。他要暂时观望一下,而且是很警觉地观望着。这就是他对基督不信和怀疑的具体表现。我们如果对某些传道人和教会、或团体、或当局产生这样的态度,那就表明我们对这些对象产生了不信和怀疑,我们如果是对真理的传道人或者团体,采取这样的态度,那是非常危险的。

第四,犹大的哪些具体表现表明他内心暗暗地产生了对基督的抵触呢?

比如说,犹大总是散布种种疑问来搅乱门徒的思想;他也总是提出一些足以引起争论的意见来惑乱人心;他也总是提出一些反对基督和真理之犹太领袖的观点来影响人的立场;他也总是夸大圣工中出现的一些小难题来拦阻圣工的开展;他的种种建议,常引起追求属世荣誉的野心,这样,就使门徒不去思想他们所应当考虑的重要事物。但是,当他做这些事的时候,他总是用非常敬虔的,又显然聪明的方法,对某些问题提出与基督言论完全不同的意见,并把基督所没有发表的意思附加在他的话上。所以他对基督的抵触心没有太表现出来,使人对他产生怀疑。

基督做的每一件事,说的每一句话,发表的每一个观点,他都会提出相反的意见,这就是说明他在内心深处对基督产生了敌对的情绪。他总认为基督错了,而他的方法和计划都比基督更高明。那么,犹大是如何悄悄地影响其他门徒,使他们都能与他联合来反对基督呢?就是借着这样悄悄游说、散布基督谣言的方法来达到的。基督向门徒所讲的一切话中,总有几句是犹大所不完全同意的。所以在他的影响下,叛逆的酵很快发起来了。其他门徒还看不明这些事情幕后的主谋,但基督已看出,撒但正在把自己的品性传给犹大,借此打开一条影响其他门徒的通路。

我们是不是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呢?假如某个人不能接纳和认可我们的观点和方法的时候,我们是不是在内心深处就开始产生对他的抵触情绪呢?我们就会在感情上与这个人有了一种怪怪的、微妙的变化。有的时候这种内心的抵触情绪连我们自身都不知道。

第五,对于犹大来说,他一直是悄悄地、暗暗地在反对基督,但是其他门徒却都没有觉察到。但是,在西门家里坐席的时候,马利亚用香膏膏基督的时候,他却明明的责备了马利亚;而基督却没有明明的责备犹大,就此犹大对基督开始仇恨在心,不禁恨之入骨。受了损害的自尊心和报复的恶念,冲破了一切阻碍,于是他就公然的出去,开始决定要出卖基督了。所以,马利亚用香膏膏抹基督的事,成为了犹大公开反对基督的一个导火索。

最终,犹大的内心越来越刚硬,他选择的路就一直要走下去了,因为败坏德行的因素,若不加以抵抗予以克服,就必随从撒但的引诱,使心灵被撒但的意志所奴役。所以他就丧失了回转的能力了。即便是他心里偶尔还是有一点感动,但是很快就会消失,因为撒但的势力在他的内心中是更强大的。他既然被撒但所奴役,就无力回天了。即便是他知道自己选择的是错的,但是他也无力再转回正路了。

我们往往在信仰生活中,也会看到许多这样的人和事,那些曾经接受和认可过真理的人,一旦受到试探走向怀疑不信的道路,一旦对真理和传讲真理的传道人产生抵触的情绪,一旦发展到毁谤和诋毁的地步,其结局就会一发不可收拾。

这样的人,即便是后来明白了自己所做的是错的,但是他也不会再像以前一样恢复到起初的初心了。就是他再也找不回起初的那种爱真理的单纯的心,以及献身于上帝的那种火热的做工服务的精神,同时他也失去了一种真正的喜乐和平安,他多了一些忧愁和麻木不仁。这都是反叛所造成的伤害,有的时候是永远也无法涂抹的伤疤。如果我们照这样发展下去,最终我们就会成为同道弟兄最狠毒的敌人,将来在患难来临的时候,成为出卖同道弟兄的人。

最后,我们借《先祖与先知》第40章中的两段话来作结束:“巴兰的结果与犹大的厄运颇为相似,而且他们二人的品格也有显著的相同点。这两个人都又想事奉上帝,又事奉玛门,都是明显地失败了。巴兰承认有一位真神,并且自称是事奉他的;犹大也相信耶稣是弥赛亚,并列在他的门徒之中。但巴兰希望把事奉耶和华作为求得财富和属世尊荣的阶梯;他既未能达到这一步,就失足跌倒而且败亡了。犹大希望借着跟从基督可以获得财富和属世之国的尊荣,因为他相信弥赛亚快要设立这样的国家。他的希望既落了空,自己就陷于背道和败亡的祸坑之中。巴兰和犹大都曾领受大光,享受特权;但他们所怀藏的一点罪恶就毒害了他们整个的品格,造成他们的毁灭。

人容许一个非基督化的特质存在心中,乃是一件危险的事。只要有一点罪怀在心中,这就足以渐渐败坏人的品格,并使他一切比较高尚的能力都屈服于邪恶的欲望之下。我们若失去一个良心的保障,放纵一个邪恶的习惯,忽略一个本分的高尚条件,就是拆毁了心灵上的防御,使撒但进来引诱我们走入岐途。惟一的安全之道,就是以一颗赤诚的心象大卫一样祷告说:‘我的脚踏定了祢的路径,我的两脚未曾滑跌在约但河边的悖逆。’(诗17:5)

【大纲结构】

第一部分(1-8):讲述了犹大由于不愿意放弃属世的野心和自私的贪婪,于是就使自我开始膨胀,想要按照自己的计划和方法求得救赎之路,但在遭到失败之后,就产生了对基督的不信和怀疑。

第二部分(9-18):讲述了犹大在认识到自己的救赎之梦彻底破碎之后,他就对基督开始暗暗地产生了抵触的心理,于是就处处与基督作对。马利亚膏基督的时候,基督对他没有公开的责备,成为他出卖基督的导火索。以及他出卖基督的自己的推理。

第三部分(19-26):讲述了当犹大最终看明了一切事情的真相之后,当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之后,他也仍然无力回天,因为他的内心完全被撒但的势力所充满,他再也找不到悔改的力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