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难是祝福

4月 11, 2022


祷告:慈爱圣洁的天父!我们还有宝贵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交流,求你激发我们感恩的心。当我们回想我们的一生,我们只有赞美你,感谢你!主啊,我们也知道我们将来的路也都在你的祝福和引导之中,求你赐给我们信心,奉耶稣基督圣名求!阿们!

我曾经也得过病,在我一生中的三次病都比较严重,这三次得病,每一次都改变了我人生的道路。现在回想起来,都是主一步一步地引导和掌管。所以希望我所说的能够帮助大家认识:有一位慈爱的主,在冥冥之中引导着我们的人生。所临到我们的事情,在当时看起来不理解,可能走过了,将来我们都会充满感谢和赞美!我就想让大家从这方面思考。

我读高中的时候,从高一到高二到高三,成绩逐渐地攀升,最后要高考了,我的身体特别好,非常结实,一直都非常好。当时,电子军事工程学院,是属于部队的院校,提前来招生。把我提前录取了,已经定了。基本上,接下来走一遍就行了。假如我是录取了军校,对我当时的家庭情况是最有利的,因为家庭比较困难,上军校待遇就比较好。假如我上军校了,很可能就与信仰无缘了。

这个时候,主是怎样改变我的人生方向的呢?真的是很奇怪,我的身体本来是好好的,我们的高三都是住在集体宿舍里,三十个人,高一、高二、高三,一个班就一个宿舍,但是在楼梯间有一个小阁楼老是空着,我就去找我初中的一个老师,初中老师现在已经调到高中来教生物了,那是一个非常要好的老师。我就去找他:“你帮我给学校说一说,把那个小阁楼给我去住。”结果我就约了一个外班的同学,他本来跟我不是一个班级的,我们两个人就一起到那个小阁楼里去住了。当时的想法就是:下了晚自习之后,我们回来还可以在那里看看书。但是不久,很快就被班主任发现了–“你们两个人怎么单独跑那里去住啊?不按时作息,不行不行!”就把我又重新弄回到那个大宿舍里去了。但是就在那个小阁楼里呆了短短的几个星期,我染上了乙肝。因为那个同学有乙肝,但是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后来怎么发现的呢?他买药啊,乙肝宁胶囊什么的,他每天从县城里回去的时候都会给家里带这个药,他爸爸有这个病,他也有这个病。我们一合租,可能是蚊子叮咬什么的,就染上了乙肝。

好好的身体,被军校要录取了的,这么一个偶然的事情,鬼使神差的,染上了乙肝。然后又回到自己原来的宿舍里去了。结果,高考结束了,分数是没问题的,在班上是第五名。那个军校的人就来了,带我去体检,到大冶人民医院六医院一体检–啊!乙肝!呀,好不容易录取个学生,结果体检不合格!“真是看不出来,你身体看起来这么结实,怎么会有乙肝呢?你有什么感觉吗?”“没有任何感觉啊!”他不相信,也不甘心。他说:“不行,我带你到一个更好的医院去检查一下,看一看是不是搞错了。” 又把我带到咸宁军医院,又检查了一遍,出来的结果还是乙肝。他说:“唉呀,真是太可惜了!”然后我们就回去了。确实不能录取了。随后我就填了别的志愿了,上了重庆大学。那个招生的人在暑假回去之后给我写了一封信,表达了一下交往的过程和遗憾,以及难以理解的事情。我就是因为那次的生病,扭转了我人生的方向,让我去上了普通的大学而没有上军校。如果上军校,肯定政治洗脑,对不对?不可能接受信仰的,那走的就是另一条路了。

但是我得了一个病,对我没有任何影响,我也没有任何的感觉,也没当回事,继续上大学。在大学的时候,我的体能训练都是比较前列的–跑步,引体向上,踢球,铅球,游泳–全能训练,没有几个人愿意坚持下来的。我的身体那时候特别棒,根本没当回事。大学毕业了,然后又读研究生,也毕业了,在浙江大学又读了三年,也挺好的。按理说呢,就是去追求世俗了,这个时候我已经知道了《圣经》。

我在大学四年的时候知道《圣经》的,那时候我姐姐跟我说到《圣经》。我那时候就在重庆,从沙坪坝到解放碑在所有的新华书店找《圣经》,一个星期天找了一整天。新华书店都买不到《圣经》,真奇怪。我也根本不知道可以到教堂去买《圣经》。到处去问啊,找了一整天也没买到《圣经》,我就不甘心,我说:“不可能这本书在新华书店买不到!”后来走着走着,走到一个小巷子里,一个私人的小书店,我问老板:“你这里有《圣经》卖吗?”他说:“有是有一本,但是这确实不是新华书店里公开卖的,是我自己到南京从爱德带回来的一本,你要的话,卖给你好了。”结果是一个繁体字的,竖排版的,从后面往前看的,就那么一本《圣经》,我真的是不习惯。打开创世记看一下,又睡了。因为那时候也是读大四了,也要考研究生,所以比较忙。但是总感觉到:这本《圣经》想去看一看。我总是把它放到床头,一翻着看,看着看着又睡着了。

那个时候也不知道去教会,对基督教一点概念都没有,就是有本《圣经》,总是放在床头,就这么放着,当时要忙着考研,所以没有时间去读它。这样,就上了浙江大学。我到了浙江大学之后就开始去礼拜堂,星期日教会的礼拜堂,我去听道,那个时候有空就看《圣经》。在大学校园的石凳子上一个人就从头到尾这么看。然后在西湖边植物园的草地上,我也坐在那这么看,有游客过来问我:“你看得懂吗?”我说:“看不懂。”我也不知道是在讲什么,反正我就是看看吧。有的时候一个人跑到树林里去唱赞美诗,就是那么一个信仰状态,也不知道什么叫罪,不知道什么叫悔改。

但是很奇怪的,有一次,我礼拜回来,我一个人躺在宿舍里,我哭了,我就想起了过去的一件事情:曾经我打我弟弟的事情。我就突然想起来我打我弟弟的事情,我泪流满面,把枕头都打湿了,我都不知道,就一直是在一种悔罪当中,痛苦当中,一直流眼泪,真不得了,我流了这么多眼泪,我自己都不知道,把枕头都打湿了。在冥冥之中,圣灵感动人悔改,我就有了一次很深刻的经历。

但是我也开始感受到魔鬼对我的诱惑和试探,那时候我根本不知道这是很危险的、犯罪的事情。就这样,三年大学又结束了。很顺利,对不对?这个时候,怎么样呢?被免试录取了博士,也不是我所特意去追求的,因为这个时候我没有把心思放在学业上,我没有把心思放在钻研电脑方面,我学的就是电脑编程,但是我没有兴趣,我有空就在看我的《圣经》,虽然看不懂,我还在看。所以我的心思没有太多放在去出国这些想法了。但是结果免试被录取了博士,你不读也要让你读。本来我的英语特别差,当时那个专业全国有名的教授把我叫去,他说:“我现在念一些英语,然后你给我翻译一下。”他在那里认真地念,我真的一句也听不懂!按理说,英语口试应该就没有了,对不对?但是他还说:“今年录取的博士生英语都很差。”意思是:不会因为我这个事情就不录取了。还是免试录取了,不参加考试,跟教授见个面还是录取了,最后博士证也发了,入学通知书也发了,图书证也发了。如果按照这个方向走下去,又是另外一条路了,肯定是钻到牛角尖的学术界去了,然后就出国什么的。

这个时候我又突然生病了,就是那次军校体检的病埋藏了这么久,现在又一次要改变我人生的方向了。我在实验室里就开始流鼻血。怎么老流鼻血呀?我就到医院去检查,医院检查说:“你必须住院。现在你的肝功能不正常。”我就在那里住院,住院的时候也是好好的呀,照常地吃,照常地喝,什么事也没有,但是就得拖在那里,医生老是说:“你还得住院。”我说:“也没什么,我肝功能都正常了吧。”他说:“查出你有丙肝!”把我的血液化验拿到浙医大去检查,化验出我有丙肝。“我有丙肝?从来都没听说过的。”后来发现也根本没有丙肝。但是当时就说化验查出来我有丙肝,然后就在那里拖着,拖了好几个月。结果,课程都上了很久了,“怎么这个学生还没有入学呢?”究竟怎么办?入不入学呢?所以就有一个通知:你做一个决定,你是迟延一年上学呢,还是硕士作个论文结业?本来录取了博士,硕士论文就不需要了,我就因为这个又一次改变了我人生的方向。我说:“我不想读了。我就补作一个论文结业吧。”所以,我比同学晚毕业几个月,他们论文答辩都已经走了。我本来是想留校继续上学的,后来因为这个病,就改变了我人生的方向。

然后我就去找了一个单位,分配到了荆州三医院。为什么分到荆州三医院呢?因为我妻子从金陵神学院毕业,然后是被湖北省安排到沙市星期日教堂当传道人,这又是一次主的安排。当我决定不再继续上学了,我什么病也没有了,也是好好的,就那么毕业了,挺好的,从来也没有犯什么病,也很好的,没有任何问题,多少年都没问题。

当时就到这里来,到这里来怎么样?这里有一位张牧师,是守安息日的张牧师,我就是在这里接受了安息日信仰。后来就看到了《善恶之争》,这个时候,我的信仰就从迷茫当中开始看到了亮光–哇,太惊人了!启示录的解释,整个教会史的解释,《善恶之争》,开始看不进去,然后弟兄姊妹为我祷告。

弟兄姐妹到我家里给我做豆浆,教我饮食改良,从这个打开心门的。后来就把《善恶之争》送给我看,我开始看不进去,他们就为我祷告,后来读进去了,我就觉得:诶,终于找到了真正的信仰了!

在星期日教会那么多年,我问了很多问题都没有人回答我。我在星期日教会,我去找到那些传道的人,有的甚至是浙大的教授,我老问他这样的问题:“人死了究竟怎么样了?”因为我母亲那时候已经去世了,我很想知道人死了以后究竟怎么样了。他不能给我答案。然后我总是问:“耶稣再来究竟是什么时候呢?”他就回答说:“哎呀朱弟兄,你就别管耶稣什么时候再来了,反正你预备好就行了!”等于没回答我。什么叫预备好呢?所以这些问题我始终解不开。最基本的问题–人死以后究竟怎么样了?还有,耶稣什么时候再来?他们就根本不谈这个,但是在我心中就愿意在年轻的基督徒当中问这样的问题,没有人能够给我回答,我就是带着这种信仰离开浙大的。

然后到沙市就看到《善恶之争》,这个《圣经》就开始能读懂了,就觉得这真的是太神奇了!这个时候,又有一次决定–又有一次生病,这个时候为什么又生病呢?如果第一次生病改变了我去读军校的方向,第二次生病改变了我在学业上继续去走的方向,第三次生病又改变我了–我开始知道了这个复临信仰,是很肤浅的,那个时候我只是感觉守安息日比不守好。他们守安息的时候,我就骑着自行车到门口去看,看他们在里面怎么聚会的,我还没有做出什么决定,当时就是这样的。

但是这个时候我又生病了,怎么生病的呢?这个医院突然要我去出差,到天津去出差。我第一次到北方去,我第一次去吃羊肉,我到那个地方,把夜市里的羊骨头–带一点肉的那种羊骨头汤,很便宜的,我就买了一大袋子回来。然后在我住的地方啃那些羊骨头,结果啃完之后一回来,得了甲肝。第一次乙肝,第二次丙肝,第三次甲肝。真的是很奇怪!“诶,朱工,你的眼睛怎么这么黄啊?小便黄不黄?赶紧去检查一下。”结果是甲肝,传染病,急性发作期传染病。立即把我送到传染病医院去了,就把我送到荆州市传染病院,我就在那里住院。

在住院期间,守安息日教会的这些牧师长老,他们就非常有爱心的每天给我送饭,都是素食,就说:“你再不要吃别的了。现在你有病了,你要吃素食。”他们在家里把素饭都做好了,让我妻子去拿,我妻子还在星期日教会里服务,然后拿了就给我送饭。在住院期间,我就读《历代愿望》,还有《先祖与先知》,都读完了,读了一遍。甲肝只是因为传染,但是不会有任何别的方面的表现,必须隔离。那我在床上躺着干什么呢?我就开始读《历代愿望》了,那是我个人真正地对耶稣有了认识。

读《历代愿望》的时候,我当时真的流了很多眼泪。看《历代愿望》就常常被感动,流了很多眼泪,开始对耶稣有了一种真正的信仰在心中生出来了。

所以这次的疾病,让我安静下来读经。如果在单位里照常那么上班,还是那么随意的,也不存在去守安息日这些问题,我的信仰就不会扎根。这次的生病让我把《历代愿望》读了一遍,我就有了对耶稣的认识。

后来病就好了,因为这很容易治疗,一两个月就好了。后来我决定离开医院,我就想去挣钱,当时我想去挣钱的唯一动机就是想让我父亲心里好受一点,因为家里培养这么多年的一个大学生,研究生毕业了,最后才在一个小小的医院里面拿几百块钱(一个月),太不像话了,甚至连医院里的院长都觉得:你怎么分配到这里来了?问我:“是不是有什么慢性病啊?是不是有什么理由?在别的地方没办法找更好的单位,然后分配到这里来了?”然后我告诉他是因为我妻子(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结婚),她分到这里来了。他说:“还会有这样的事?研究生毕业了,不到大城市里,找好的工作,分到我们这么小的地方,我们这也是整个医院有史以来第一个研究生啊!就是这样找工作分配来的。”然后他就感觉到:是不是你的妻子非常有魅力呢?他有一次说:“你能不能让你的爱人一起来跟我见个面呢?”那次我们两个人就一起过去了,在院长的办公室里做了一个简单地交通。当时医院里就破格给我二室一厅的房子,他是为了把我留住。当时我在三医院里做得也是很好,也是非常轻松的。但是上帝这个时候要改变我。

我就跟我的同学联系,然后我就到广州去,看我的同学。哇,我一年的工资就是他一个月的工资。这个反差太大了。我到那里去,但是我不是说为了这个工资,我是想:我可以找个比较好的工作,仍然保持我的信仰,让我的家里得到一点安慰。我只是这个想法。

那些同学在广州的都聚来了。好多同学,他们都说:“都多少年没有联系了!我们以为你已经出国了呢,结果没想到你在我们荆州!”他是松滋人,他在我们荆州,他很难理解,在荆州就等于在松滋,松滋就是他的老家,他把那些同学都叫来了,好几个同学都在一起,都是本科的同学,都是一起从重庆大学毕业的人。他们一个个都是这公司那公司、这老板那老板的。在一起吃饭,他们问我:“怎么样啊?在这里有什么体会和感受啊?”我说:“诱惑太大了!”他们很吃惊!什么叫诱惑太大了?!他们不理解。反正我感觉这个广州不是我呆的地方,诱惑还是太大了。这个时候我在广州求职,他们帮我写求职信,往各大公司,有一个公司就回复了,他说:“我们公司确实要人,但不是在广州,是在上海上班。你愿意去吗?”我说:“太好了!”我就去上海。为什么?上海有沐恩堂。

去上海我立即就感到一种非常好的氛围了。在上海我就一直在沐恩堂聚会,然后我就用我的收入经常在沐恩堂买磁带买书到处寄,后来也是在沐恩堂受洗的,也是在沐恩堂按立的。真正献身就是在上海有了这么一个开始。在上海干的很好啊!工资一下子就高起来了。感觉原来生活是很简单的,赚钱也是很容易的,我的专业找工作不是很容易吗?立即可以改善我家庭的生活状况。我马上就可以让我妻子什么事情都不用干,让孩子也根本不需要有什么挂虑。那个时候很快就改善了。但是一年之后,我就放弃了。

我已经讲完了关于我三次得病的经过。那么,一年之后我放弃我的工作献身传道,不再是因为生病了。为什么呢?生病来改变你人生的方向,是在你不明白的情况下,不知道寻求上帝引导的情况下,上帝来干预,让你被动地做出的选择,这是出于上帝的爱。但是,在上海上班,我在沐恩堂聚会,我已经是非常明白地复临信仰的人。我常常在16层1603那个办公室里往底下看,底下的汽车非常小,有时候乌云弥漫,要下雨的天气,啊,感觉到–这个高楼真的很危险啊!这样城市当中,耶稣再来–我完全没有作好准备,会是个什么样子呢?所以,我有一次就做了一个印象非常深刻的梦–十童女的比喻像电影一样在我脑子里放了一遍:远处就有人拿着灯,宣告耶稣快来了。但是我的工程没有预备好,被火烧了。我就被这个梦惊醒过来了。早上我就跪下来祷告,表达了这个想法:主啊,我知道你是快来了,但是我现在还在为自己而活着,求你来引导我!然后做完这个祷告立即作决定:拿起电话给经理打电话–我要辞职。经理就用很多的方法来挽留我,但是我还是辞职了。

然后我就回到了武汉,开始在武汉那个小小的聚会点聚会,然后在整个湖北慢慢开展圣工,最后,离开了武汉。在上海,我离职,这是我可以清楚地明白什么是真理,人生你要作出自己抉择,并且也能够感受圣灵借着圣经上的话语给你感动,已经到这个程度了。那个时候你自己要作决定,而不再是……没必要让你生病,生病了还怎么去做上帝的工作呢?这个时候是需要健康的时候,而不是要让你生病的时候。

我在上海那一年,当时是我一生当中身体最好的时候。我在上海上班,我仍然保持了守安息日,仍然保持了每一天的学习,从来没去那些不该去的地方,从来没吃那些不该吃的东西,虽然是我一个人在那里。那时候是我妻子刚刚生孩子不久,是在我岳母家住着。在冥冥之中,主让我三次生病,改变了我人生的方向。最后呢?慢慢地把我引到了真理和献身的道路上。

所以我真的很感恩,觉得很奇妙,觉得太奇妙了,太神奇了!在需要的时候,总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然后人生就一个转折又一个转折,我从来没有刻意地去想这些问题,每当人生发生转折的时候,我就是很随意地、很自动地就跟随,反正照着亮光去行,结果亮光就越照越明,主所托付我们的也就越来越多。

我只是想简单地说一下:苦难临到我们,不是值得痛苦的事情,不是值得哀伤的事情。在我的人生当中,我的得病,我都深深地知道–都是上帝引导我的一个表现。当我们还没有学会自发的、紧紧的来跟随主的引导,把我们的人生完全献给他……还没有学会这个功课之前,上帝只有一个办法–干预你的生活,让苦难临到你,可能是在拯救你。大家要带着这样的一个理解。

在座的各位,因为身体上的软弱而到这里,因为一些需要来到这里,来到这里的时候,不要背着这个压力和包袱,因为你不能按照自己所猜测的–感觉自己好像是受到了比别人更多的苦难一样,你不要这么去理解问题。将来你才会知道上帝为了救你,在你的人生当中做了多少的干预和引导。所以,一切都要带着一个感恩的心来接受。我只想问一下你:上帝是不是掌管一切?所有事情是不是上帝所许可的?那么,主是不是慈爱的?主的目的是不是尽可能的来拯救你到天国里去?到现在为止,主也一直是在尽力地想拯救你,对不对?这一点是不是有改变?没有任何改变!不管你的环境,你的处境在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主从来就没有改变,只想拯救你!没有别的。所以呢?不要因为我们眼睛看得见的事情,或者我们所经历的这些外在的事情,而在心中有疑惑、动摇,或者有害怕、胆怯、忧愁、顾虑……这都是不必要的。只有一点:来仰望上帝!

很多事情我们不明白,将来主都要向我们解释的。只是感谢赞美吧!感谢赞美吧!大家害不害怕将来坐监呢?到监狱里去害不害怕呢?可能会有点害怕,都会很紧张,刚被抓的时候会很紧张,然后根本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事情。车一下把你送到这里,不知道到哪里去;一下子送到那里,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啊!这是什么地方?这就是我要在这里生活七年的地方。

但是你经历完了,你充满了感恩!对监狱七年的体会,我没有任何别的,–主啊!感谢你!太感恩了!没有这七年,我真的不知道我是个什么堕落的状态,我真的不知道我离真信仰有多么大的差距,虽然七年前也是讲道,但是我知道那不是耶稣所悦纳的状态,就像我现在在很多人身上所看到,我知道他们不过是我七年前的样子,因为我太知道我的过去了,我经历了这一切,所以我现在看得很清楚。但是人们却是不明白的。只有自己去经历了耶稣的祝福、耶稣的苦难……但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在你经历苦难的时候,你要相信上帝!你仍然要跟随他!你不能离弃他!也不要怀疑!你要等待!你要忍耐!要接受所临到你的所有事情!然后主就会做成他的工作。

大家带着各种各样病痛来到这个疗养院,当然,在座的大部分也有不是生病的,但是不管怎么样,要感恩我们人生当中的苦难!要感恩我们人生当中的疾病!《圣经》是不是说凡事感恩?帖撒罗尼迦前书里面讲到的。这是在耶稣基督里为我们所定的旨意,也就是说,在耶稣基督里,上帝定了一个救赎你的计划,面对这个救赎的计划,你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值得感恩的,因为你在被耶稣救赎的这个计划当中,你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值得感恩的!所以我们又回到这个题目上来–感恩!

愿现在你身上临到的所有事情,最后在你的信心和感恩当中,都转化成上帝的祝福!我相信大家都有各自的见证,各自感恩的经历,所有的一切,荣耀都归给主,因为我们都是上帝救赎的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