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袭真教育的媒体

3月 5, 2022

各位弟兄姊妹,大家好!我们已经学习过《真教育的原则》和《真教育的时间表》,我们对于在真教育上有关上帝的旨意已经有所认识,我们接下来就要按照这些原则去实施了。但是,关于真教育的内容还有很多方面我们需要去探讨和研究的,很多具体的细节是我们不可忽略的,其中一个就是关于媒体的问题。现今是一个媒体迅速更新换代的时代,媒体的使用率也非常的高,所以关于媒体对于教育的影响,是我们不得不关注的内容。现在我们要谈论有关媒体的内容。虽然媒体中不良内容的危害已经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但媒体的影响却常常被忽视,无论其内容如何。

有一次在美国有一个报道,说一个人为了追求死去之亲人的灵魂,就故意成为了撒但的一个灵媒,每次撒但都会与他交流,并借着他说话。有一次,撒但就传出信息说,他在末时代将会掌控所有的人,那就是借着一个“小窗口”。撒但的意思是他要借着媒体的屏幕——一个个的“小窗口”来掌控人心。那么,从近几年媒体的发展来看,撒但的预言似乎是成为了真实的事。现今媒体的更新速度越来越快,各种尺寸和形式的媒体都呈现出来了,但是媒体的出现,使得真教育的实施也是非常难的,成为了真教育进行的一个“绊脚石”。

今天我们学习的题目是:偷袭真教育的媒体

媒体带来的危害

现今我们有智能手机、智能平板电脑。除此之外,我们还有智能孩子——孩子们除了睡觉,花在电子媒体上的时间比花在其它任何活动上的时间都多。比吃饭多,比上学多,比在外面玩多,比品格发展多。儿童平均每天花在媒体上的时间是8-12个小时,儿童的睡眠时间可能比花在媒体上的时间稍微多一点。但年轻人每天花在媒体上的时间超过12个小时,其中9小时花在娱乐消遣上,有些年轻人甚至每天高达17个小时。成年人也一样。0-8岁的儿童中有75%使用智能手机,近40%的孩子使用平板电脑。而且这个数字在不断地上升,媒体完全征服了这一代人。

“但是,这对我不适用。我没有使用那么多的媒体。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孩子用那么多。”你可能会这样说。“嗯,这也许是真的,你不需要使用那么多的媒体。”但是,我可以鼓励你用一种APP,它能告诉你在手机上你用了多长时间。你会很惊奇,你用的时间比你想象的要多。我相信你会同意,你和你的孩子比以前使用更多的媒体。或者至少你可以意识到,我们处在一个媒体饱和的文化中,媒体在我们周围到处都是。我们不必花时间在这些令人震惊的数据上就能知道——我们都沉浸在媒体饱和的文化中,我们的孩子在一个与我们截然不同的世界中成长。我们现在比25年前使用更多的媒体。因为在25年前,你没有这些东西,对不对?这是新的发明。

我觉得很有趣的是,在历史上,我们从未如此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然而,我们的社会生活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肤浅。我们从未有过这么多东西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然而注意力缺陷障碍却在不断增加。孩子们可以接触到更多的信息——就在他们的指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然而考试分数和学习成绩却没有跟上。我们迫不及待地抢购下一批最棒的小玩意,认为它们是我们生活中的帮助和进步。我们把它们传给我们的孩子,认为这是千年来保姆技术的最大进步。我们盲目地认为科技公司已经评估了影响,因此这些花哨的产品不会伤害我们的孩子。毕竟,有这么多的教育价值!想想他们能学到多少!啊,就这么简单吗?

重要的是我们要问,这些新的产品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它是如何影响我们的孩子的?有代价吗?有理由担心吗?有副作用吗?这些发明的真正影响是什么?也许我们应该退后一步,考虑一下孩子们使用电子产品是否有任何副作用。在把它们投放市场之前,这些影响真的被评估过了吗?当然,我们知道媒体对我们有很多的好处。可是,我们也要去考虑一下其它的效果。

事实是,我们一直被蒙在鼓里。市场很少(如果有的话)考虑这些影响。事实上,关于电子产品使用的研究往往被忽视,特别是那些销售电子产品的人。而正是这项研究指出了值得考虑的重大负面影响。是的,电子产品和科技确实是有益的——它们在许多方面帮助了我们。但现在是时候停止这种自由放任、采取更明智的做法了。我们还需要考虑的是,对成年人来说还可以的东西对孩子来说就不那么好了。当我们考虑到这些影响时,我们就会减少,甚至完全消除我们的孩子对电子产品的使用。

让我们从一个天平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一边是教育媒体和科技的好处,另一边是破坏性的副作用。我们能找到足够的好处来弥补损失吗?还是弊大于利?我确实想从一个平衡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使用媒体有一些好处,它具有读写、计算的教育价值,有助于社交、手眼协调能力和创造力,可以传授良好的价值观。这是一种非常方便和引人注目的信息共享方式。但我们不能只是盲目地接受好处而不评估副作用。也许我们还应该问这样一个问题:“有没有更好的方法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那么,让我们花一些时间来考虑它的危害吧。

第一,导致科技上瘾

媒体有一种让人上瘾的力量,它的力量之大令人难以想象。这可能是好处,也可能是坏处。有一个4岁的孩子,名字叫威廉。据《每日邮报》2014年1月的一篇文章报道:一天凌晨4点,威廉走进父亲的房间,叫醒他,说:“我需要iPad。”注意他说的是:需要!不是“我要”,而是“我需要”。爸爸把威廉赶回床上,告诉他他真正需要的是继续睡觉。早上7点,当爸爸起床时,他发现放在他房间里的iPad不见了。他发现威廉在客厅里玩iPad上的游戏,电池电量显示他已经玩了两个多小时了。但这并不是威廉第一次表现出这样的症状。那天晚些时候,当他们考虑到威廉的行为(可以称之为“症状”)时,威廉的父母意识到威廉已经变成了一个“iPad上瘾者”。

我们听过喝酒上瘾、吸毒上瘾,但是科技上瘾,有这样一回事吗?是的,虽然听起来很疯狂,但我们现在有了一个新的上瘾类别——科技上瘾。它和毒瘾一样强烈,甚至影响到4岁的儿童,但威廉并不是唯一的一个。《每日电讯报》最近发表了一篇题为《蹒跚学步的孩子对iPad如此上瘾,他们需要治疗》的文章说道:“4岁的孩子变得如此沉迷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他们需要心理治疗。”这篇特别的文章提到了一个来自英国的4岁女孩,她因为对iPad上瘾而不得不接受治疗。理查德·格雷厄姆医生大约三年前开始了英国第一个科技上瘾项目。他说:“这不是个案,在这个年纪有更多的上瘾者。”“当这些设备被拿走时,年轻的科技上瘾者和酗酒者或海洛因上瘾者有着相同的戒断症状。”为了让他们的孩子“不上瘾”,父母们向格雷厄姆医生的诊所进行的为期28天的“数码排毒”支付了近2万美元。

尼古拉斯·卡尔达斯医生,算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医生。他之前是帮助吸毒者戒瘾的,可是现在他开始专注于科技上瘾。他说:“我曾与数百名海洛因上瘾者和冰毒上瘾者共事,我已经帮助很多吸毒的瘾君子戒掉他们的瘾。可是我发现,我能说的是,治疗他们比治疗真正的屏幕上瘾者要容易。”但是,你会说,我的孩子没有上瘾。这也许是对的,但也许我们应该考虑什么是上瘾。当我研究这个问题时,我意识到我们的孩子,还有我们自己,可能比我们意识到的更接近上瘾。那么,什么是上瘾呢?

(1)戒断症状。上瘾有生理上的戒断症状,你会发现同样的症状也会出现在设备戒断上。在2011年的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要求世界各地的1000名大学生24小时不使用智能手机、其它移动设备或互联网。许多人报告有焦虑和抑郁等症状。如果你的孩子在拿走设备或其它媒体后变得易怒、焦虑或悲伤,他可能对设备有一种不健康的依恋。

(2)耐受性。就像吸毒者需要越来越大的剂量才能达到同样的效果一样,设备使用者也可以产生耐受性。孩子们过去可能喜欢使用10分钟,现在他们需要一个小时或两个小时或三个小时才会满足。如果一个孩子总是想要更多、更多,这也可能是一种上瘾的迹象。

(3)失去对其它活动的兴趣。如果曾经喜欢踢足球、欺负弟弟或爬树的孩子们对所有这些活动都失去了兴趣,转而喜欢把时间花在电子设备上,这可能是一个问题信号。偶尔对iPad的偏爱并不是问题,但是对屏幕的渴望会在很大程度上把其它一切都挤出去。

(4)失去控制。上瘾者通常无法控制他们对电子设备的使用。虽然4岁的孩子并不以自我控制著称,但如果父母很难在不让孩子崩溃的情况下把平板电脑拿走,孩子可能会有问题。

(5)欺骗。你有没有发现XX小朋友正躲在厨房桌子底下,弯着腰对着一块被弄乱的屏幕玩他最喜欢的游戏?是的,另一个上瘾的危险信号是孩子们对iPad的使用撒谎,把iPad偷偷带进他们的卧室或其它藏身之处,或者欺骗家人以获得更多的屏幕时间。

(6)逃避现实的方法。上瘾者经常使用某种物质或活动来逃避消极情绪或感觉。使用iPad来避免悲伤、压力或负面情绪的孩子可能会有问题。如果这是他们在压力大的时候经常做的事情,那可能是上瘾的迹象。

(7)失去的机会。失去重要的人际关系、学业失败或工作表现不佳都是上瘾的表现。阿米泰说:“这样做是为了让孩子脱离他们周围的世界。”

科技让人上瘾,非常让人上瘾。这应该让我们停下来思考。这里有一个有点不太恰当的类比,但是有一个原因,大多数使人上瘾的物品,例如毒品、酒精或烟草,是不允许儿童使用的。为什么?因为一个拥有发达前额的成年人能够控制他们的欲望,而不是屈服于这些物品使人上瘾的特性。(请理解我,这并不意味着使用这些物品是正确的。)但是,如果没有发达的前额和其它决策能力,孩子们将会有更困难的时间来抵制这种上瘾,如果不是不可能的话。如果某样东西让人如此上瘾,那么它至少需要非常严格的界限。我认为,对于前额尚未发育成熟的儿童来说,这些设备可以而且应该被淘汰。对成人来说可能是必要的,但对儿童来说则不是。谁会给孩子吸毒的吗?可是现在我们却把一些更容易上瘾,并且上瘾更强的东西给我们的孩子。所以,当他们戒断的时候,他们所产生的症状呢?是和吸毒的戒断一模一样的。

第二,大脑受到过度的刺激

考虑到科技使人上瘾的能力,可能我们要问,现在的建议是什么呢?现在对我们的孩子怎么办呢?这很难说。其实,这要看你问什么人。很多人是不诚实的,因为企业会赚很多钱。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你问的是谁,一定程度上是研究往往进展缓慢——远远慢于新设备的科技问世。电脑、多媒体播放器、平板电脑和智能手机都属于同一类别。许多心理学家建议在7岁之前不要使用电子产品,这对大脑不好。无论其内容如何,媒体都在损害孩子的心智。回到电视机时代,是建议“1-2岁以下的儿童不要看电视”。

最近,西雅图儿童医院的克里斯塔基斯医生进行了广泛的研究,并正式建议在3岁之前限制或消除看屏幕的时间。但克里斯塔医生并不是唯一的声音,还有许多人敦促让孩子们在以后的日子里——7岁、8岁和12岁远离屏幕的声音。这是其中一个我认为比较合理的建议,由儿科职业治疗师克里斯·罗文最近发表在《赫芬顿邮报》的《12岁以下的儿童应禁止手持电子设备的十大原因》。这篇文章引起了一些争议,批评者说作者做得太过了。然而,有些理由是绝对正确的,有些理由事实上也是相当明显的。我们一起来看以下理由:

(1)大脑的快速发展会受不良影响。众所周知,在0到2岁之间,婴儿的大脑体积是原来的三倍。当然,在整个童年时期,大脑都在快速发育。早期的大脑发育是由环境刺激或缺乏环境刺激所决定的。这很简单:孩子的成长环境对他们的成长有很大的影响。发展阶段越快,就越需要适当的环境刺激。所以,青年的大脑拥有正确的环境是至关重要的。然而,媒体是环境刺激的正确形式吗?许多科学家说“不”。但更重要的是,媒体可以被称为过度刺激——它给了大脑太多、太强烈的刺激。过度刺激,特别是媒体和其它科技(手机、互联网、平板电脑、电视),已被证明与执行功能低下、注意力缺陷障碍、认知延迟、学习障碍、冲动增加和自我调节能力下降(如发脾气)有关。

我们还需要考虑,在孩子早期的几年里,大脑中的哪些领域正在发育——灵性、因果推理、情感健康、人际关系、行为管理、语言、记忆、道德的理解、良心和品格。所以,我们是否有被媒体取代的危险?但是,当我们应该专注于这些关键领域的发育时,我们使用了一个媒体保姆。

(2)发育迟缓。统计数据显示,现在有三分之一的儿童进入学校发育迟缓,这对读写能力和学业成绩产生了负面影响。其它形式的发育迟缓正变得越来越普遍。为什么?部分原因是缺乏运动和锻炼。我们知道运动和全身的活动对适当的发育是至关重要的。运动增强注意力和学习能力。但是,科技的使用往往限制活动。事实上,你在使用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或电视时并没有得到太多的锻炼。孩子们花在电子设备上的时间越多,他们得到的锻炼就越少。电视和电子产品严重损害良好的思维能力,看屏幕的时间让孩子们的大脑发育处于饥饿状态。中到高强度体力活动水平较低,久坐时间较长,尤其是两者的结合,与男孩较差的阅读能力有关。

(3)肥胖。肥胖已成为一种流行病。很明显,不仅仅是科技的过度使用,还有更多的原因。饮食起着很大的作用。但是,由于缺乏运动和足够的锻炼,儿童过度使用科技产品会导致肥胖和其它健康问题。86%的研究发现,媒体使用的增加与儿童肥胖的增加之间存在统计学上的显著关系。

(4)睡眠不足。我们自己不需要做任何计算,这几乎是不言而喻的。我们看到的数据显示,平均而言,人们花在科技上的时间多得可笑。仅仅是几个小时,很难保证充足的睡眠。波士顿学院的一项研究显示,大约75%的儿童睡眠不足。75%!你知道有多少的孩子被父母容许在他们的卧室使用媒体吗?巧合的是,大约75%。所以,你看到它们之间的联系了吗?

(5)心理疾病。我们会在第六点详细讲解。如果在幼年常常使用媒体的话,就会有比较高的机率得精神病或者是急躁。

(6)攻击性。这与看暴力电视或玩暴力游戏有关。儿童观看暴力媒体与攻击性、噩梦和其它心理问题之间有着明显的联系。你可能不会观看暴力媒体或让你的孩子看,但我们应该记住,通过我们所关注的,我们会发生变化。

有一个著名的有关猴子和花生的研究。科学家将一个很高的玻璃瓶拔去木塞,放两粒花生进去,花生自然落到瓶底。猴子从玻璃瓶外面可以看见这一幕,然后科学家把玻璃瓶递给猴子。猴子接过来之后,乱摇了很长时间,偶然摇出花生,才得以当食物吃了。此后,科学家又像先前一样放进花生,而指教猴子只需将瓶子一倒转,花生立刻就会出来。但是猴子总不理会他的指教,每次总是乱摇,很费力气而不能必得。猴子为什么不能领受人的指教呢?没有别的,只是因为它两眼看见花生,一心急切求食,就再无余暇来理解与学习了。所以,要学习,必须两眼不去看花生,而转移视线来看人的手势与瓶子的倒转才行。

(7)注意力缺陷障碍。到目前为止,罗文医生的观点是正确的,这一点也不例外。越来越明显的是,使用科技产品与注意力缺陷障碍有关。我们下面会具体讲解。

(8)上瘾。我们已经详细地看过这个,我们知道这是真的。 

(9)辐射干扰。众所周知,由于辐射干扰,世界卫生组织将手机和其它无线设备列为2B类风险(可能致癌)。儿童可能比成人对此更敏感。

(10)不可持续的。用科技来抚养和教育孩子的方式不再是可持续的。孩子是我们的未来,但是过度使用科技的孩子是没有未来的。

所以,现在的建议是什么呢?这取决于你问谁。但是如果你问罗文医生,你看了他所做的研究,你会严格限制或禁止12岁以下的儿童使用电子产品。因此,现在我给大家的建议就是:12岁以下的孩子不要让他们使用电子产品。

第三,导致健康风险

有关媒体,我们现在要考虑的另外一个因素就是健康。常识媒体(一个具有影响力的媒体监管和网络安全组织)最近做了一项荟萃分析研究,是对其它已完成的主要研究的汇编。这是过去30年中所做的最好的一项研究,清楚地表明了大量的媒体使用与不良的健康结果之间存在显著的联系。这篇综述回顾了173项关于媒体使用与健康之间关系的研究结果,发现80%的研究都显示,媒体使用与很多的疾病之间存在着很强的联系,比如儿童肥胖、抽烟、喝酒、吸毒、较低的学术成就、性行为、注意力缺陷障碍、多动等。

现在看来,这些研究似乎更关注年轻人,尤其是考虑到吸毒、酗酒、性行为等。但重要的是我们要认识到,这些研究中有很多是针对儿童的。有很多是纵向研究——从儿童就开始的研究,跟踪了他们很多年。所以,这些研究关注的是儿童对媒体的使用,而不仅仅是年轻人。通过这一点,我们可以看到,在儿童时期发生的事情可以极大地影响青年时期及以后的结果。如果这是很多的媒体造成的,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假设使用一点点就不会有伤害呢?

第四,对眼睛的损害,对睡眠的影响

我们在上一讲说到,如果孩子一直看很近的东西,长期的话会很损伤视力。当孩子用手机的时候,他们是很远地看吗?不是的,他们是很近地看。屏幕损害眼睛,这对成人有害,但对儿童更有害。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的近视率增加了66%。这与科技的使用有关吗?在户外时间少的孩子患近视的风险更大。孩子们花在媒体上的时间越来越多,户外活动的时间越来越少。

但问题不只是屏幕太近、缺乏户外活动导致近视,另一个主要问题是所谓的“蓝光”。我们知道,光存在于光谱的不同颜色中——至少是可见光,每种光对应光谱的一种颜色和一个能量值。在可见光谱的一端是由低能长波组成的红光,另一端是高能短波的蓝光。在蓝光之外,有紫外线、紫外光——一种能量很高的光。我们每次晒伤的时候,都会看到结果。

蓝光本身并不坏,但太亮肯定不好。屏幕上充斥着它——你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笔记本电脑或电视发出的光,主要是蓝色或高能的光,即使是在屏幕上看到不同颜色的物体时也是如此。来自电子设备的光是“浓缩的短波”,这意味着它有一个高于自然光浓度的蓝光。这是屏幕的本质——这就是它们是怎样被制造的。将发射出的光线与近距离的屏幕相结合,你会发现这种组合对你的眼睛,尤其是儿童的眼睛造成了难以置信的伤害。

眼睛被巧妙地设计来阻挡99%的紫外线——这是件好事,因为它会严重伤害我们的眼睛。但另一方面,蓝光却没有经过过滤,而是直接进入视网膜。蓝光一直穿透到视网膜(眼睛后部的内层)……再次强调,适度的蓝光并不是一件坏事。但是,实验室研究表明,过多地暴露在蓝光下会损害视网膜上的感光细胞。这会导致类似于黄斑变性的变化,从而导致永久性视力丧失。并且,蓝光对眼睛造成的损伤是永久性的,我们没有任何的治疗方法。

现在,让我再澄清一下。并不是所有的蓝光都不好,阳光中有相当多的蓝光。我们知道,这种类型的光有助于警觉性、情绪、认知和记忆。最重要的是,它对调节人体的昼夜节律非常重要。然而,我们在这里看到了屏幕发出的蓝光的另一个问题——在晚上看屏幕会打乱这个自然循环,干扰睡眠。早上的太阳光有很多的蓝光,如果你早上到户外去晒阳光,你会看到你身体里有很多蓝色的光。所以,我们应该要醒来了。如果你在晚上要上床睡觉的时候,你用你的手机看屏幕,然后你的身体会说你有很多的蓝光,这是该醒来的时候了。你会发现,很多的人长时间看屏幕的话,他晚上就睡不着了。即使你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但它的确影响到了你的睡眠质量。因为蓝光会影响我们身体里帮助睡眠的褪黑激素的分泌。而且,蓝光对促进睡眠的褪黑激素水平的影响,比其它任何波长的光都要大。除此之外,我们也发现了蓝光与糖尿病、心脏病、肥胖,甚至某些癌症可能会有的联系。

第五,互动媒体比电视机更糟

我想声明一下,很多研究并不仅仅适用于电视。许多家长认为媒体的不良影响只是来自电视,他们说:“我不让我的孩子使用导致这些问题的那种媒体。我只让他们使用好的,有教育意义的东西。没有被动观看、只有互动的媒体。”他们认为互动媒体会很好。但不幸的是,事情没那么简单。其实,互动媒体比传统的电视机更糟。我们知道电视节目是不好的,但是互动媒体比电视节目更不好。

最近维多利亚·邓克利医学博士在《精神财富》上发表了一篇题为《愚蠢的和更愚蠢的:互动屏幕比电视更糟》的文章。文章指出:即使在校外只有很少的互动屏幕时间,这种干预也不起作用。只要30分钟的电脑使用或游戏时间,就会导致睡眠紊乱和日间疲劳。相比之下,看2小时或更长时间的电视才能产生类似的效果。正是这种互动性对神经系统——尤其是发育中的神经系统——是过度刺激的。一旦这种唤起压力的循环变成长期的,它最终会对神经系统造成损害。仅仅“减少”屏幕时间,通常不足以打破这种恶性的自身永久存在的循环。

所以,我们都知道看电视的危害,现在也知道了互动媒体会更糟。我们可以应用有关看电视的一些研究,其影响也将与其它类型的媒体相似。

第六,简·希利博士指出的几点危害

作为我们本讲的第六点,让我们不要只考虑一点,而是要考虑当今最杰出的教育心理学家之一——简·希利博士提出的大量研究。在她所著《濒临灭绝的思想》一书中,她指出电视的危害:

(1)过度刺激儿童,造成被动退缩

(2)引起注意力和听力问题

(3)注重那些不能很好地转化为阅读或听力的技能

(4)比阅读需要更少的脑力劳动

(5)缩短孩子们愿意花在他们要解决的智力问题上的时间

(6)通过频繁而显著的视觉和听觉变化,破坏大脑的某些自然防御、来人为地操纵大脑集中注意力

(突然的特写、平移和变焦能有效地提醒大脑,因为它们违反了大脑需要维持一个可预测的“私人空间”的本能反应……鲜明的特征,如鲜艳的颜色、快速的动作或突然的噪音,会很快引起注意,因为大脑对这些可能预示危险的变化极其敏感。在某种意义上,这些精心策划的操作将大脑和身体的自然反应分开。虽然观众的注意力是警觉的,但没有必要采取身体的行动。例如,在照相机变焦后,大脑会记录下特定的变化,就像对真正的危险做出反应一样。但是,这种刺激是没有出口的。)

(7)诱发神经被动性,降低大脑保持积极地专注于一项任务的能力

(快节奏和特效会妨碍积极学习习惯的养成)

(8)通过改变电脉冲的频率来阻断大脑的积极活动,从而对大脑产生催眠作用,甚至使人神经上瘾

其实不仅仅只是电视,电视和其它电子产品都已被证明能产生大量缓慢的阿尔法脑电波,这通常与缺乏精神活动有关。媒体可以充当孩子的保姆,但对孩子并不好。

第七,导致注意力缺陷多动症

对于幼小的孩子而言,这可能是最严重的一种伤害。因为它会导致缺乏注意力这种疾病或是障碍。多动症近年来急剧上升,媒体使用也是如此。最近的一项统计数据显示,注意力缺陷多动症在过去6年里上升了15%,而科技使用在过去5年里上升了20%。两者之间有联系吗?为什么在讨论教育媒体时要考虑注意力缺陷呢?因为注意力是学习的关键。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说使用媒体学习是一种积极的方式——它能帮助学生集中注意力。这是引人注意的,但它到底有多积极呢?

它是用来吸引注意力的!媒体使用与注意力缺陷之间最重要的联系,正是在于这一事实——它是用来吸引孩子的注意力的。它就是这样被设计的。问题是,这太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了。当他们没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东西时,他们感到无聊,无法集中注意力。孩子在屏幕上集中注意力的能力,而不是在其它任何地方,实际上是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的特征。

身体和心理技能的早期发展,以及它们在大脑中的基础——大多来自于用真实世界的材料进行实验和解决问题。不自然地强迫儿童注意的长期后果,可能比我们认识到的还要严重。这里我们需要关注的是,不自然地强迫他们注意。换句话说,他们不需要不得不让他们集中注意力的东西。但是,有别的东西在为他们做这件事!大多数的儿童软件都着眼于利用这些非自愿的反应来获利。换句话说,这些东西被设计是用来吸引你孩子的注意力的。注意,这是自愿的,还是非自愿的?这才是关键。孩子不是那个自愿选择集中注意力的人,而是这个软件强迫他们集中注意力。

正如我们在电视的第六个危害中所引用的简·希利博士的一段话,有三种东西可以吸引人们的注意力,很亮的光、很快的动作和很大的声音。为什么我们会注意这三种东西?其实是为了我们自己的安全。你想象一下,如果突然有一个人丢了一个球过来,我要怎么做呢?我甚至不用想,就会立刻条件反应性地躲避。如果我在这里说话,一只老鼠跑了过来,你会怎么做呢?你还会看着我吗?我相信每一个人的头都会跟着那只老鼠转。为什么你会看着那只老鼠呢?真正的原因是因为它是动的。其实当那只老鼠跑过来时,如果我突然跳起来的话,你的注意力肯定会转回来。

当你走在街上,遇见一条大狗,看起来是没有伤害的。你经过它身边时,它就追着你来了,吓到你了。你要怎么做呢?它是一条狗,你肯定不会站在那里对它说话,你会跑。你会先有反应和动作,然后才去慢慢地想,这是大脑的指示。大脑说:这里有危险,赶紧跑!过一会儿之后,你才会慢慢地想你为什么会这么做。设计媒体的工程师知道这个原理,他们要抓住你的注意力。所以,他们用照相机将画面放近或放远,快速地切换画面,然后用很亮的光和很大的声音,不断地重复,告诉你注意、注意、注意……那么,这有什么问题吗?

结果呢?当孩子们习惯于用这种东西来吸引他们的注意力时,他们就失去了自己集中注意力的能力,他们就不能再注意别的东西了。现实生活不像媒体那样深深地吸引他们。阅读、学习、玩积木和乐高玩具、园艺、户外活动、做家务,这些事情像媒体一样吸引人吗?不!实际上,它们是比较无聊的!这就是问题所在。媒体,比如电视、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无论是什么,都是为了吸引孩子的注意力而设计的。他们不必为了专注某件事而工作。很快我们就开始看到注意力缺陷的出现,学校、书本和学习似乎不再那么有趣了。所以,你要记得,其实就是我们自己把孩子的注意力拿走了。

另外,科技导致了多动症吗?在过去的50年里,我们创造了一些平台。在这些平台上,我们以超现实的方式呈现事物,表达比真实的世界更快的速度。如果我们训练孩子的大脑适应这种高水平快速的转换,现实的环境对于他们而言,就会变得很沉闷无聊,确实如此。本质上,当涉及到使用电子设备作为一种吸引注意力或奖励的手段时,“它会一直工作到它不工作为止。”不久……需要越来越多的刺激来集中注意力,这与毒品上瘾的机制是一样的。当孩子们认为看屏幕以外的活动“无聊”时,这对父母和教育工作者来说应该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孩子已经习惯了一种非自然水平的刺激。

詹宁斯·布莱恩特博士曾在一些著名的教育媒体项目的研究和规划委员会中任职。他在《濒危思想》一书中写道:“我们如此努力地吸引孩子的注意力,以至于有时我担心我们忘记了学习。我们可能创造了这样一个孩子——如此坚定地追求刺激(奖励),以至于学习几乎成了次要的。”我完全同意。当我看到孩子们与教育媒体互动时,很容易看出他们的主要动机不是学习,而是兴奋、吸引注意力的方面和奖励。

这里还有更多需要考虑的,更多关于媒体使用是如何导致注意力障碍的研究。

69%的研究报告说,媒体使用的增多与注意力缺陷多动症和其它注意力问题之间存在统计学上的显著关系。研究清楚地表明,看电视与多动症相关的行为障碍之间存在联系。看电视和玩电子游戏都与幼年时期不断攀升的注意力问题有关。5岁以下每天看2个小时电视的孩子在上学期间出现注意力问题的可能性,比不看电视的孩子高出20%。最近的一项研究评估了1323名三年级、四年级和五年级的学生13个月以来的观看习惯,发现每天看屏幕的时间超过2小时的儿童出现注意力问题的可能性要高出1.6到2.1倍。结合50项研究的结果,阿姆斯特丹大学的萨恩·尼克伦和他的同事们,发现了媒体使用与多动症(包括注意力问题、多动和易冲动)之间存在显著的相关性。

由于电子产品具有刺激性,电子游戏和其它互动屏幕媒体被作为学习工具来推销。但研究表明,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互动的各类屏幕媒体对注意力和冲动有负面影响,尤其是对已经有注意力问题的儿童。这很有趣,因为它经常被推销为是对那些注意力有问题的人而言,一个很好的学习工具。但我们正在走向全世界性的注意力缺陷综合症……

第八,导致数码痴呆症和记忆问题

说到学习,很明显的一个主要因素就是记住学过的东西!这当然是教育的一个重要部分。事实证明,科技的使用一点也没有帮上忙。“数码痴呆症”是最近在韩国的一些研究中出现的词汇。大家都听过痴呆症,对吧?通常痴呆症是在什么年龄发生的呢?就是老年。但是现在的年轻人也开始经历这种痴呆症,他们的大脑里面的确产生了看起来好像痴呆症的变化。韩国拥有世界上最多的智能手机占有率,88%。相比之下,美国为72%。韩国科技的使用比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都多,他们已经用了很长时间了。然而,医生们最近开始注意到一些问题,于是他们创造了一个新词“早期数码痴呆症”。认知能力的衰退,更常见于头部受伤或精神疾病患者。他们估计近15%的人口患有这种“疾病”。

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一项研究发现,在18岁至39岁的年轻人中,约有14%的人抱怨有记忆问题。严重依赖科技的人可能会出现大脑功用的退化,比如短期记忆功能障碍。许多孩子什么也记不住,因为他们可以浏览器搜索。有多少人可以记得20个电话号码?能记得吗?能记得20个是一个成就。有多少人可以记得10个?5个?记得你自己的电话号码吗?在我们还没有智能手机的时候,我们可以记得多少个电话号码呢?可是现在我们根本不用把手机打开,直接和它说话,请你打给妈妈就可以了。我们把大脑的记忆功能断送给了手机,造成了大脑的不平衡,尤其是右脑的损伤。

第九,导致大脑失衡和右脑损伤

过度使用智能手机和游戏设备会妨碍大脑的平衡发展,这本身是够糟糕了。大脑不平衡不是我们想要发生的事情,尤其是在儿童早期。但还有更多。重度使用者可能会发展他们的左脑,而使右脑未被开发或发育不全。让我再解释一次。这项研究很清楚地表明,使用媒体会阻碍大脑的平衡发展。它会造成大脑的不平衡,某些区域的工作比其它区域更繁重。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最值得关注的问题,尤其是在儿童早期,当儿童需要良好平衡的大脑发育的时候。

然而,大脑的哪个区域受影响最大还在争论中。希利博士认为,全神贯注于电视和其它形式的被动媒体过度使用了右脑,会阻碍左脑的发育。这当然是一个问题,因为大多数学术学习依赖于一个功能正常的左脑。因此,电视和被动媒体可能会阻碍学术技能。其它的研究,也表明大脑前额的受损。这无疑是一个最令人担忧的问题。现在我们谈到的这项研究表明右脑的损伤。谁是对的?嗯,也许他们都是对的。也许大脑的所有这些区域都受到了损害。

但是,让我们花点时间来考虑右脑受损的可能性。根据我的研究,我得出结论,大量使用互动媒体不仅会使右脑发育不全,还可能会抑制或损害右脑。这是一个主要的问题。这意味着什么呢?右脑至关重要,右脑对属灵的力量和理解等等很重要。我们来看一下右脑受损产生的困难。

注意力:难以专注于一项任务或专注于所说或所见。

记忆:难以回忆以前学过的信息和学习新信息。

推理和解决问题:难以发现问题并产生解决方案。

组织:难以系统地安排信息和计划,这通常反映在沟通困难上,如在谈话中难以用正确的顺序讲述一个故事中的事件、给出指示或在对话中保持一个主题。

洞察力:难以识别问题及其对日常工作的影响。

社交:难以理解抽象语言,如比喻、推理和笑话,以及非语言暗示;难以识别和表达情绪,难以遵守沟通规则(例如,说不恰当的话,不使用面部表情,在错误的时间说话)。

但是,所有当中最重要的是灵性。我们知道右脑与属灵的能力密切相关。对右脑的损害会损害这个重要的方面。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长大后能做出明智的道德决定,有坚强的品格,并且具有深邃的灵性。如果过度使用智能手机和其它科技,真的会像我们认为的那样损害右脑,那就应该是充分的理由让我们退后。

第十,导致前扣带皮层损伤

除此之外,还有对大脑前额的损伤。我们在研究中发现了一些与前额损伤的明显联系,尤其是前额的一个区域,即前扣带皮层。让我们花点时间来关注一下,大脑中这个非常重要的部分。前扣带皮层是什么?它在我们的大脑中起什么作用?前扣带皮层与冲动控制、决策、情感、情绪反应、注意力、推动力、错误检测有关,它是自由意志的中心,是我们作出道德选择的部分。所以,撒但会不会更加摧毁这个部分呢?

前扣带皮层功能下降会发生什么呢?强迫症、创伤后应激障碍、抑郁症、上瘾(包括毒品)、情绪调节不良、推动力不足、神经过敏、寻找感觉刺激、易冲动。那么,损害从何而来呢?它通过一个非常常见的活动,即媒体多任务处理。什么是媒体多任务处理呢?同时使用多种媒体形式,学习时发短信,在电脑上看视频的同时在手机上做一些事情,都是很好的例子。只是快速地从一件事跳到另一件事——阅读,然后查看手机,然后回到阅读,然后上网查找一些东西,这也是媒体多任务处理的一种形式;另外,不单单是做事情,而且还看一些娱乐的节目,不断地变换等等——这都我们在做的事情,也会是媒体多任务处理的一种形式。这是一种过度刺激。这种在同一时间进行的不同的媒体使用活动,会使我们的前扣带皮层的灰质密度减少,也就是功能退化,使这部分的大脑萎缩。

有鉴于此,让我们考虑更多关于媒体多任务处理的研究。我发现的一些研究表明,如果你在15分钟或更长时间内没有专注于一件事,你可能会体验到非常类似于媒体多任务处理的效果。从事于媒体时,15分钟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哪怕我们只是来思考一下作研究,你搜索浏览器、检查和看文章,决定它不是你所需要的,再查看下一个,再浏览一遍,再读第三篇文章中的几段话,再单击一个类似内容的链接,再回到浏览器和尝试一个不同的搜索词,等等。这可能不会被正式地定义为媒体多任务处理,但从我在研究中所发现的,它的结果与前扣带皮层的损伤非常相似。当然,这和教育媒体的问题有很大关系。

教育媒体的危害

在关于媒体的讨论中,支持儿童使用教育媒体的最常见的论点是它的教育价值。当然,孩子们可以从教育媒体中学到一些东西。但是,正如我们在前面的学习中看到的其它观点,我们应该问这样一个问题:“有副作用吗?就此而言,媒体到底有多大的教育意义?这是对传统方法的改进吗?副作用是否大于好处?”

其实到目前为止,我们没有任何的研究发现长期使用教育媒体是好的结果。你会说,我听过有的研究报道教育媒体能帮助孩子考更好的分数。是的,在短期是这样的。因为孩子在课堂上感到很沉闷,我们就把媒体带到了课堂中。媒体是非常新颖,非常有刺激性的,所以他们就很有兴趣,学习也更好了。一个月、两个月看起来很有帮助,所以这些制造教育媒体的人就告诉你,你看这是有帮助的。可是如果长期观察,这个好处就消失了。

在学校教育媒体使用方面已经做了大量的研究,有一个一致的答案:这没有帮助。斯坦福大学的拉里·库班说:“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花这笔钱。没有任何证据显示出这一趋势。”当然,孩子们从一开始就在没有科技的情况下学习得很好。有趣的是,我们有一个现代的无科技教育系统的例子——华德福学校。我为他们在科技上的立场鼓掌——不使用它!他们的课程内容包括玩耍、艺术作品、歌曲、游戏、故事、户外时间、实际的工作、烹饪、清洁和园艺。

教室被设计成一个家的样子,工具和玩具通常来源于简单的、自然的材料,这些材料可以让孩子们发挥想象力。注意,教室是什么模样?“家”的样子。真是理想的教育环境!所以,华德福学校这样做的效果如何呢?对于这些不使用科技的“落后”学生来说,情况又如何呢?很好,真的非常好。他们培养出一些最优秀的学生,其中大多数人进入了非常著名的大学。但更有趣的是,在硅谷(美国一高科技区)及其周边地区,这样的学校数量异常之多。这很奇怪吧?为什么在全世界的科技中心会有不使用科技的学校呢?

因为许多大型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把他们的孩子送到华德福学校。其中一个原因是这些学校的教学成绩卓越,但主要的原因是?他们不使用教育科技!是的,没错!许多科技行业的巨头把他们的孩子送进了无科技学校!易趣的首席技术官把他的孩子送到一所有9个教室的华德福学校。谷歌、苹果、雅虎和惠普等硅谷巨头的员工也是如此。

艾伦•伊格尔拥有达特茅斯大学的计算机科学学位,在谷歌商学院从事执行通信方面的工作。他说:“我五年级的女儿不知道如何使用谷歌。我从根本上反对你认为在初中需要科技帮助的观点。iPad上的应用程序可以更好地教我的孩子阅读或做算术,但这种想法是荒谬的。”3D机器人技术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斯·安德森说:“我的孩子们指控我和我的妻子是法西斯主义者,过分关注科技。他们说,他们的朋友都没有同样的规则。这是因为我们亲眼目睹了科技的危险。我在自己身上看到了这一点,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也这样。”

而最有力的说法可能就是苹果的创办人史蒂夫·乔布斯。他曾被问及他的孩子们对新iPad的看法。你知道,就是那个被认为对学习有很大帮助的东西,那些卖这个东西的人,那些说“研究表明”它是有教育意义的等等的人说了什么吗?“他们还没用过iPad。我们限制孩子在家里使用科技产品的量。”他在每一个学校推荐苹果手机、平板电脑,说每个孩子都需要用,它能帮助他们学习。这个推荐大家用平板电脑的人,却不让他自己的孩子用。这就是最好的见解,告诉我们企业背后的动机。

但你可能会问,他们将如何学习?孩子们以后将如何学会使用科技?我相信我们都注意到孩子们很少有这个问题。正如艾伦·伊格尔所说:“这超级简单,就像学习使用牙膏一样。在谷歌和所有这些地方,我们让科技变得尽可能地容易使用,即使是脑残也会用。为什么孩子们长大后不会使用呢?这是没有道理的。”华德福学校的学生杰克·伍尔兹说:“能够进行创造性的思考和想象力,比仅仅知道如何谷歌搜索某样东西要重要得多。”

综上所述,所谓的智能孩子其实是未受教育的。在这一点上你可能会想,现在怎么办?我想减少对媒体的依赖,但我的孩子们应该做什么来代替呢?这是我们接下来要研究的内容。

用什么来代替媒体

我们看到了很多事实和数据,很多科学和研究,很多关于媒体对孩子的伤害。今天孩子们的环境真的改变了。他们所期望的,他们做的活动,他们认为正常的东西,这些使环境发生改变的观念,也改变了我们的孩子。我清楚地认识到,发育的某些关键时期——如果你愿意,可以说是里程碑,一旦过去,就几乎永远消失了。这种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环境刺激。

一段时间以来,媒体可能正在取代其它重要类型的环境刺激。这一直是我们关注的问题。当孩子们沉浸在媒体饱和的文化中时,他们就会错过发育的关键阶段。孩子们学会系鞋带的时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晚。今天的孩子们在学会系鞋带之前,就学会了如何操作复杂的科技。有一种现象被称为“错失恐惧症”——用来描述年轻人如果不能经常联系在一起的感觉。特指那种总在担心失去或错过什么的焦虑心情,具体表现为无法拒绝任何邀约,担心错过任何有助人际关系的活动。这是真的。然而,也许还有另一种形式的“错失恐惧症”——孩子们错过了比最新的社交媒体帖子更重要的事情。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的孩子没有感觉到他们错过了什么。

孩子们在3岁到10岁之间发展他们对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感觉——心理学家称之为“现实检验”。如果他们在关键的发育阶段接触到模糊的现实意象,就会损害他们辨别现实的能力。屏幕不是真实的,这会损害他们辨别真假的能力。当孩子们在创造性的游戏等活动中进行主动的想象力时,他们的大脑在关键的发育阶段得以发育。那些只是被动地受到发光屏幕刺激的孩子,不需要做神经上的繁重工作来创造那些图像。这些图像是为他们提供的,因此阻碍了他们自己的创造力。如果一个孩子的大脑习惯了这种节奏和极度的警觉,他最终会发现现实世界没有给他留下深刻印象,没有给他带来足够的刺激。

据加拿大统计局报道,1986年至2005年间父母平均每周花3.5分钟与孩子进行有意义的谈话。但是,任何类型的电子设备都不会进行双向对话,而孩子们需要这种双向对话才能成为自信的沟通者。所以你说,我将得到互动形式的媒体。但媒体恰恰没有给他们在语言习得的关键时期所需要的——真正的面对面的互动交流时间。媒体会破坏孩子的现实感,因为它是一种过度刺激,强烈吸引人的注意力,使人上瘾,不是真实世界的交流和互动。这可能会让人感到惊讶,因为许多形式的媒体都被吹捧为高度互动的。但是考虑一下所涉及的互动类型,它到底有多真实?

当孩子进行电子互动时——无论是iPad还是一些花哨的电子玩具,它们只是对某个动作可能产生的有限的反应。按一个按钮,你就会得到这个,对吗?说这个,你会得到这个回应。点击这个,你会看到这个。身体活动通常仅限于滑动、轻敲或点击。在现实世界中,情况并非如此。乐高积木有无数种拼法。即使是一块毫无特色的木头,在孩子的想象中也能变成一艘船、一辆卡车或无数其它的东西。那么,解决方案是什么呢?难道我们只是被困在这种媒体环境中,重装我们孩子的大脑,让他们生病,导致学习问题和精神障碍吗?我们是应该接受这种新常态,还是应该与之对抗?

让我们来比较一下过去的童年和现在的童年,哪一种更好呢?对于大多数孩子来说,过去是这样的。在外面玩、充足的体育锻炼、帮助里里外外日常生活的工作、通过探索学习、经历现实生活的后果、用铅笔、纸、课本和真人老师学习。现在呢?不让他们在户外玩,而是在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上玩、久坐不动、在室内、看电视、不让他们做家务,工作经常被基于屏幕的娱乐代替、不让他们去探索,而是把所有得到的结果预先准备好,填鸭式地灌输给他们、只需按“重置”或“撤销”,不再经历自己制造出来的实际的后果、电子书、互动白板和教育游戏。

在真实的生活里,如果撞车了就会有很多后果。可是在电脑里面,撞车只要按一个格式化就可以了。最近一个年轻人枪杀了很多人,研究他的生活后发现他是很喜欢玩电子游戏的,他可以连续40个小时玩枪击的游戏。他很诚实,他说他非常的后悔,因为他在现实中杀死的人不能再回来了。他其实并不真心想杀死这么多人,他以为就像电脑游戏一样杀死了会再回来。《圣经》告诉我们,我们仰望什么,就会变成什么。因为他长时间与恶在一起,所以他不再分辨出什么是现实的,什么是虚拟的,结果他就进了监狱。不知道在监狱里面,会不会还会有人制造出这种电子游戏?

所以,我们用什么来代替媒体呢?与媒体使用相比,在户外玩耍会使儿童更健康,拥有更强的免疫系统、更活跃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更好的认知功能,较低的攻击性和暴力行为,减少压力、焦虑,提高注意力的持续时间。户外的新鲜的空气中含有植物杀菌素,可以改善流向大脑的氧气,使孩子更少的过敏、哮喘发病率较低。在户外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阳光可以提供维生素D、改善眼睛健康、降低患糖尿病、心脏病的风险、提高血清素水平、通过调节昼夜节律和褪黑激素水平对睡眠产生积极影响。

那么,有用的工作呢?有助于培养孩子的毅力、时间管理、纪律、因果推理、手眼协调、沟通技巧,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其中,因果推理能力对发育中的孩子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你的孩子会用手机的话,他也可以很容易地用刷子、扫把、拖把、喷壶、水桶、抹布、洗衣机、冰箱等等。所以,他完全可以使用这些工具做一些有用的工作。

但是,媒体不只是影响孩子,也影响父母和我们每一个人。媒体的危害会同样作用在成人身上。而且使用媒体使家庭分离,它把我们和孩子在一起共度愉快时光的时间分开了。它占用了父母宝贵的时间,让他们无法专注于最重要的工作。

以上我们看到了很多信息。在考虑媒体时,我们需要关注很多因素:高度上瘾、许多健康风险、眼部损伤、蓝光的负面影响、互动媒体往往比电视更具破坏性、教育媒体没有帮助、导致注意力不集中、“数码痴呆症”、大脑失衡和右脑损伤、前扣带皮层损伤、过度刺激、不是真实的交流和互动。

与此相反,安静、冷静和不受人为刺激的自由则会在不成熟的孩子身上建立力量。让我们回到上帝的计划:“儿童的生活越是安静简朴──避免人为的刺激,而与大自然和谐相处──则对于体力、智力和灵力的强健越是有利。”——《儿童教育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