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弟兄姊妹,大家好!我们刚才一起学习了“地上再没有人像他”这个题目,从中我们知道了上帝的眼光和我们有限的人类是多么的不同。现在我们就《约伯记》中几个问题,再来作一个简单的说明,现在分享的题目是:关于《约伯记》中的几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从《约伯记》第一章可以看出约伯之所以受到一连串的打击,是因为天上正在上演一场激烈的善恶大争战。那么,问题是:上帝和撒但之间的斗争,为什么要把人类牵扯其中?让义人如此受苦,这是何等的无辜?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疑问呢?

《约伯记》所给予的宇宙性的透视,为基督和撒但之间的大斗争,提供了强有力的证据。这个地球乃是舞台,这善恶之间戏剧性的战争正在演出,正如圣经【林前4:9】所说的那样:“我们成了一台戏,给世人和天使观看。”

其实,自从始祖犯罪起,人类就不是无辜的,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如果不是耶稣基督成为赎罪祭为人类牺牲,我们都没有机会来辩论这些问题。与其说我们被牵连其中,不如说是上帝给了一个我们重得生命的机会,让世人和宇宙众生灵看到我们是如何得蒙拯救的。

  罪使上帝与人类之间的关系断绝了。违犯上帝的诫命,乃是我们缺乏信心的直接结果,也是一项关系破裂的证据。而在上帝的救赎计划中,上帝想恢复这项对创造主的信任心,以致显现在顺从之爱的关系中。正如基督所说,爱才能导致顺从(见约14:15)。

在我们这个法纪废弛的时代,那些绝对的标准已变得模棱两可;不诚实反而受赞扬,贿赂成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淫乱猖獗,个人与国际的盟约都遭到破坏。所以,将眼睛转离这绝望的世界,仰望一位关心我们的全能的上帝,乃是我们的特权。《约伯记》拓宽了我们的视野,向我们显示那要将这宇宙性争战结束的救主的重要性。

第二个问题:是否因为上帝具有全知全能的属性,才这样肯定约伯必然不会失败?这是否意味着这场比试一开始就不公平?

上帝的确具有全知全能的属性,他知道约伯的信心不会失败,这是必然的。但这仍然极具冒险性,因为一旦约伯经不起撒但那样极端的考验,上帝就必然成为这一场争战的失败者。其实,基于撒但所采取的极端残忍手段,约伯经不起考验的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就像耶稣基督来到世间成为人一样,上帝的救赎计划必然不会失败,但让耶稣基督降世成为人,这是一个极大的冒险,因为一旦耶稣有丝毫屈从撒但的试探,整个人类就会万劫不复,耶稣也会沦为撒但控告的对象。但是否因此,约伯和耶稣就被设定为永不失败呢?当然不是!如果是这样,岂不一开始就给了撒但控告的借口了。要知道:上帝虽然预知,但不会干涉当事人的行动意志,因为出于爱的顺从,才是真顺从。

约伯和耶稣的经验都告诉我们,虽然处在极大的试验中,但他们都依然相信上帝的公义和慈爱,诚如约伯所说:“纵然杀我,我仍必信靠他。”也像耶稣在客西马尼园心痛得几乎要死,但仍表白:“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意思。”这意味着,耶稣接受了死亡的痛苦。

在末时代也将会有这样一批人,他们不畏艰难、不畏死亡,即使上帝沉默,也愿意相信他。不是上帝相信人,而是他们深知所信的是谁!

第三个问题:约伯的朋友们所说的话似乎也有些道理,那为什么上帝却不认可?他们错在哪里?

约伯的三位朋友持最正统的“因果报应”或“赏善罚恶”的神学观点,去解释约伯所受的苦难。其中以利法最为直接,他肯定约伯的灾难是他自己所犯的罪的恶果,是上帝给他的“惩治”。【伯4:7-8】请你追想:无辜的人有谁灭亡?正直的人在何处剪除?按我所见,耕罪孽、种毒害的人都照样收割第二位朋友比勒达也是一样的教条,认为上帝既是公义的,必然会报应犯罪的人。【伯8:3-4】上帝岂能偏离公平?全能者岂能偏离公义?或者你的儿女得罪了他;他使他们受报应第三位朋友琐法将约伯的自辩看作是自义的表现,因此责备约伯。【伯11:3-6,11,14】3-6你夸大的话岂能使人不作声吗?你戏笑的时候岂没有人叫你害羞吗?你说:我的道理纯全;我在你眼前洁净。5 惟愿上帝说话;愿他开口攻击你,并将智慧的奥秘指示你;他有诸般的智识。所以当知道上帝追讨你比你罪孽该得的还少。11他本知道虚妄的人;人的罪孽,他虽不留意,还是无所不见。14你手里若有罪孽,就当远远的除掉,也不容非义住在你帐棚之中。虽然他们三位都引经据典,头头是道,但他们却不知道上帝的整个计划。善者和恶者都不一定在今生得到应有的报应,因为当耶稣第二次再来的时候,开始审判之后,所有的善恶才会有最终的定夺,义人得到嘉奖,恶人永远灭亡。

并且,约伯三位朋友的老生常谈,不但没能解决约伯的困扰,反而增加了他心灵的痛苦,他们自以为凭着他们那一套正统的教义充当上帝的代言人。他们三次对话中高举上帝,视上帝为绝对权威,至尊至大,这些都说得对。可是他们三人眼中的上帝似乎只是一位执行因果律、赏善罚恶的严竣法官,并不是有怜悯、有慈爱,乐意饶恕人的一位。他们眼中的上帝和外邦的神没有什么区别,因此他们的敬拜也不会是出于爱的敬拜,他们的对上帝也不会有那种“让我死就死吧”的信心。试想一下,如果是他们像约伯一样受苦,又觉得自己不曾得罪上帝,就必会埋怨上帝的不公,且不会看到在苦难背后有上帝的另一番旨意。

此外,他们见到人受苦没有用爱心来劝勉,见证上帝的慈爱,而是严厉指责对方的不是。从这一点可见,他们并没有爱邻舍如同自己的心。因此,上帝出面为约伯申冤,就对提幔人以利法说:伯42:78我的怒气向你和你两个朋友发作,因为你们议论我不如我的仆人约伯说的是。……我的仆人约伯就为你们祈祷。我因悦纳他,就不按你们的愚妄办你们

第四个问题:上帝最后的回答似乎答非所问,约伯是如何听懂了上帝的弦外之音,答案到底是什么?

《约伯记》第三十八章以后,是上帝对约伯的回答。但当我们仔细去读上帝回答的内容时,你会惊讶地发现,上帝似乎是答非所问。他反而先问约伯:“我创造世界时你在哪里?是谁为世界安放基石?光从何处来?黑暗的源头在哪里?你能按季节领导群星吗?”(见伯38∶4,6,19,32)于是,宇宙万物,天南地北如狂风扫落叶般地问下去。我们可能也像当时的约伯一样被上帝问懵了,甚至有点莫名奇妙:这简直如同大教授对小学生的拷问。根本没有给我们想要的答案。约伯的问题是什么?是无辜者为什么受苦。这个关键性的问题,至少表面上看去,与宇宙被造和它的运作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但是,在仔细的思想和分析之下就不难发现,义人或无辜者受苦的问题,其实就跟宇宙为什么被上帝所造,怎样被造,被造了的宇宙万物又如何动作,这些绝对“奥秘”的事物一样,是尘土所造的“人”所无法理解的。

上帝把他创造宇宙的奇伟工程摆在约伯眼前,使他知道上帝超越一切人的智慧,远非人所能想像的。自认为有“智慧”的,有“自信”和“自尊”的人,肯定不会满足于上面这么“简化”和“消极”的解释。但约伯似乎有所领悟,他开始认识到上帝不但全善全能,而且是宇宙绝对的主宰者。他无须征求人的同意才制定他的计划,也无须向人解释他的行动,但上帝不断地在必要时、用不同方式、向人启示他的计划,好叫人知道遵行他的旨意。所以约伯明白了这个真理之后,向上帝承认:“我不敢再说什么了!”约伯已经完全顺服在上帝的主权之下;或祸或福,只要在上帝的旨意之中,都是一样的。

经过了这一系列的考验之后,约伯在灵命上会更完全,更圣洁,更像创造他的上帝。约伯所经历的一切证明了上帝的旨意在约伯身上实现了。约伯终于说出了一句千古不朽的名言,“从前我风闻有你,现在亲眼看见你!”

总结:

《约伯记》的读者中,有多少人认为已经得到了答案,那是无法确知的。上帝没有直接回答苦难问题,只是领约伯进到一个新的境界,在这个境界里,约伯亲眼见到了上帝,自然便胜过了苦难;也许这就是上帝的答案。约伯忏悔自己过去“讲论自己所不明白的事”。他最后所讲的话都说明了他的信仰已经从“风闻”有上帝进入到亲身经历到上帝;而他的灵性从“不做恶事”被提升到以上帝的眼光看事情的更高层次。

在基督教信仰的核心里,苦难有积极的意义。上帝的旨意和计划往往借着苦难完成。上帝对人类最大的计划乃使圣子耶稣基督降世,施行拯救;而为了成全父的旨意,耶稣承受了人间最重的苦难,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并以此吸引万民来归向基督。上帝也常常借着苦难使信徒的生命产生佳美果实。保罗因为身上的疾痛而体验到“他什么时候软弱,什么时候就坚强。”苦难把保罗锻炼成为基督最勇敢的战士,叫他甚至身上带着锁链还能够从容地见证基督的真理,把拯救的福音传开。赞美诗歌《更爱我主》中的几句诗很能表达出基督徒受苦的真谛:“痛苦的来临如同主的使者,它既负有使命,让它默默地工作吧。我愿与它同声,唱那更美更真的歌,爱主更深!爱主更深!”

最后,我们相信惟有在患难中经历到基督之爱的人,才能成为基督之爱的使者。所以保罗对哥林多教会的弟兄姊妹们说,【林后1∶4】主在我们的各种患难中帮助我们,使我们能够用他赐给我们的帮助,去帮助遭遇各种患难的人。主又告诉他的门徒,“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是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这些人靠着上帝的大能坚定不移的榜样,向世界见证了上帝如何信守他的同在和他的恩典这些应许。当世界看着这些卑微的人时,并不能看出他们对上帝有多少道德上的价值。在最黑暗的时刻能从容镇静地依靠上帝,乃是信心的工作——无论有多么严重的试探和暴风雨,都感到我们的天父在掌舵。只有信心的眼睛,才能超越时间和感官、来估计永生财富的价值。愿大家都能从《约伯记》中得到恩典的帮助和信心的力量!



推荐:网站添加到手机桌面的方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